“不良里的秘密”:多家信托公司介入不良资产处置

原创 PC4f5X  2021-02-04 23:35 

“不良里的秘密”:多家信托公司介入不良资产处置

本报记者/樊红敏/郑利鹏/北京报道

向来以“安全无害”示人的信托机构,承接不良资产是什么套路?

近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北京某信托公司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资产”)河北省分公司,联合发布了一份“债权转让暨债务催收公告”。

与不良债权常规处理操作不同的是,根据该公告,信托机构是受让方,不良资产处置业的“老大哥”——长城资产却是转让方。

无独有偶,记者梳理过往信息发现,此前,华宝信托、中信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也曾通过持牌资管机构受让过不良债权。

业内人士认为,信托公司参与不良资产处置业务形式比较多样,通过AMC(资产管理公司)收购不良债权也是参与方式之一,但此类案例并不常见。

非主流模式

北京的这家信托公司受让的债券金额近1.8亿元,借款人为河北金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牛地产”)。

公开资料显示,金牛地产已因债务逾期、建设工程合同纠纷等问题陷入司法纠纷之中,该公司负责开发的多个地产项目已经烂尾多年。

记者梳理公开的债权转让公告发现,2019年以来,中信信托、国民信托、华宝信托均曾通过持牌资管机构受让过一笔或多笔债权。

以国民信托为例,2020年4月28日,其和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金管”)联合发布债权转让公告,国民信托从山东金管处受让的资产包,债务人为十余家山东省内公司,原始债权人主要为山东省内的2家银行。公开报道还提到,国民信托已开展多个“参与不良资产处置”的项目。

随着不良资产规模的增加,近几年,信托公司参与不良资产的案例逐渐增多。

2019年9月20日,在深圳平安金融中心举办的“2019中国特殊资产投资圆桌会议”上,平安信托正式宣布将以“特种作战”方式布局特殊资产投资领域,并将特殊资产投资列为与基建投资、融资服务、私募股权投资并列的四大核心业务方向之一。

此前,记者注意到,2019年下半年,包括外贸信托在内的多家信托公司在招聘不良资产处置岗位人才。

另外,记者注意到,2020年1月7日,深圳市招商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与华润信托在深圳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在不良资产项目投资、不良资产处置、合作设立重组基金及特殊机会基金等业务领域开展全面合作。

信托公司布局地方AMC股权的现象也在不断增多。据统计,山东信托、华能信托、昆仑信托、中原信托等8家信托公司通过自有资金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LP等方式参股地方AMC,平均参股比例不超过20%。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不良资产处置业务专业性强,在资产消化能力和专业经验、风险资本占用等方面,对于信托公司资源禀赋要求较高,信托公司主要是以合作参与的形式出现,直接通过不良资产处置机构受让债权的现象则并不常见,属非主流模式。

隐秘的逻辑

关于信托公司直接通过机构受让不良债权的逻辑,某地方AMC内部人士分析认为,除了参与不良处置之外,还存在多种可能,或为自身清理不良,或为相互之间接转腾挪,或为进行债转股实现对债务人资产控制,等等。

以华宝信托从长城资管四川省分公司受让的1.35亿元债权为例,根据双方于2020年9月28日发布的公告,该笔债权债务人为四川升达林业产业股份有限公司(*ST升达股份,002259.SZ,以下简称“*ST升达”),担保人为四川升达林产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达集团”)等。

据了解,2016年12月,华宝信托曾通过信托产品向升达集团发放了一笔14.1亿元信托贷款,后华宝信托因该笔信托贷款项目质押股份流拍,接盘升达集团所持有的*ST升达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颇值得一提的是,华宝信托收购上述债权之后,就与*ST升达达成了和解,就这笔1.35亿元债权收购及后续达成和解事宜,*ST升达还收到监管的问询。

根据*ST 升达2020年12月23日《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问题的回复公告》,华宝信托是以其发行的长城宏达信托计划资金受让上述1.35亿元债权的。长城宏达信托计划成立的背景则为“2020 年 8 月 21 日,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分公司(以下简称‘长城资产’)申请执行法院开始对其查封的升达林业核心业务子公司(榆林金源天然气有限公司、米脂绿源天然气有限公司、榆林金源物流有限公司)100%股权进行网络司法拍卖,按照司法评估价值 4.11 亿元的七折确定拍卖价格 2.88 亿元,该等司法拍卖价格显著低于其账面净资产。一旦上述资产被拍卖成功,升达林业将面临退市”。

而中信信托从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以下简称“信达资产浙江分公司”)处受让的债权,原债权人则为其关联公司中信银行。双方2019年7月19日联合发布的公告显示,中信信托受让的债权分为三笔,分别为:河北融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北融投”)作为借款人的一笔本金余额为6.8亿元债权,原贷款行为中信银行石家庄分行;嘉隆高科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隆高科”)作为借款人的一笔本金余额为3.574亿元的债权,原贷款行为中信银行石家庄分行;嘉隆高科作为借款人的一笔本金余额为5233.21万元的债权,原贷款行为中信银行唐山分行。

据了解,早在2017年中信银行就已经起诉了河北融投、嘉隆高科等。

记者注意到,中信银行唐山分行对嘉隆高科的起诉,最终被驳回。相关裁定书显示,“本院经审查认为: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唐山分行在本案审理期间不能提供被告嘉隆高科实业有限公司、嘉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抚宁南戴河嘉隆玻璃有限公司、熙正照明有限公司、爱新觉罗·英杰、李忠良、高玉兰的准确身份信息,应视为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唐山分行所诉被告不明确。”

最终,中信银行的上述三笔不良债权,通过信达资产浙江分公司,转让给了中信信托。天眼查显示,中信银行、中信信托均为中国中信有限公司控股子公司。

而某信托2020年1月10日从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处受让的债权,债务人为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中科建”)、上海贵灵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债权本金总额为10.03亿元。公开报道曾提到,中科建债务规模达700亿元,内部人自曝中科建系统内挂靠企业大量存在,并且优质子公司被转移。

公开报道显示,早在2017年,在某行业研讨中,国民信托总经理石俊志就提道:“从国内现状看,信托也早已参与其中,但更多地发挥了通道作用,为不良资产由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内转出提供了新的手段。”

长城资产资产经营部处长张雁青亦曾提道:“现在信托跟不良资产合作有几种模式:一是帮银行‘出表’的,一般是银行把资产包做指令性计划给信托,然后信托把这个收益权转让,银行用其子公司或者其他资金接,这其实是银行在直接操盘;二是通过资产管理公司做,就是把资产卖给资产管理公司,形式上走公开程序,买完之后,资产管理公司把这个做指令给信托,其后信托把这个收益权卖掉,这就出现一个‘非非标’。”

“接收和处置是两回事,接收是名义上划到自己名下了,但可以通过‘委托管理协议’把具体的处置工作继续留给出让不良资产方。”某信托公司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

本文地址:http://www.gii123.com/82.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